等待UFO

  • 时间:
  • 浏览:193

  UFO终究是个什么姿势?那得去那牛栏山,问问瞧见了UFO的他们UFO,那叫不明飞行物,俗称飞碟。现在许多人都在为世界上终究有没有飞碟争得脸红脖子粗,我们这故事,不说飞碟有没有,而是说,这外星球的玩意儿,一旦和我们我国山沟沟里的一群男女老少发生关系,会引出什么样的新鲜事来。牛栏山小学只需一个班,班上九男四女,满是留守儿童。班主任叫小米子,她既是校长,又是教师,仍是担任孩子们衣食住行的孕妈妈。这两年来,每逢新年,小米子都忧心忡忡的,为啥?两个字:思念。想谁?想两个人,一是和班里的孩子相同,想爸哩。

  。小米子的爸,也就是老米,他带着这十三个孩子的爸,远离家乡,在姑苏的一家造船厂打工。新年时的加班费高啊,老米叔就煽动大伙给家里打电话,说是车票难买,借端留下。就这样,上一年新年,这十三个孩子的爸竟然都没回来。本年新年又要到了,老米叔又来电话说不能回来,小米子更难过了。二来么,小米子还有个男朋友,叫二柱子,也在姑苏那个厂里,是给老板的女儿开小车的,眼看这个新年也见不着他了。小米子这般哀痛,有一个人却在悄然高兴,他叫洪刚,他暗恋着小米子。洪刚心想:二柱子不回来,这可是天赐良机,自己可趁机对小米子建议激烈攻势,即使不能打败二柱子这个情敌,也要构成势均力敌的态势,不能把自己心仪的女孩子拱手相让!要想在小米子面前好好表现,这要花钱,可洪刚没什么钱,他的口袋常常比脸还要洁净。洪刚愁着:到哪里去弄钱呢?牛栏山地理位置特别,无论是南下仍是北上的长途汽车都要经过这个当地,而且地形共同,拐弯极多,车子到了这儿都要减速,这就给飞车劫货供应了有利条件。早些年,牛栏山人穷,一些拉煤拉货的车打这经过,村上有些人便常常三五成群地飞车劫货,洪刚抉择了:趁月黑风高之时,他也飞车劫一次!说干就干,这天天一黑,洪刚就独自一人来到岔路口,爬上了一棵树。这树的枝干很粗,一贯伸到路中心,若我想象,就能看见攻略教程,只需等拉货的车一过,他就从这儿跳下去。大约晚上九点多,一辆大车逐渐地拐到这边小路上来了。这是一辆货运大货车,外面因为要防雨,覆盖着厚厚的篷布。驾驶员因跋山涉水,已是昏昏欲睡,车子摇摇晃晃地向前缓慢行进着洪刚看着车头一过,就毫不犹豫地纵身跃下,他原想着落下去后接触到的会是厚厚的篷布和成堆的货品,可谁料到哧溜一声,篷布下面竟然亮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洪刚心想:这下坏了,车后边竟是空的!他正想着,身体就已经直直地落下了,洪刚的双足还未踏到车厢底部,遽然又觉着脚下一软,像是踩到了人的身上,紧接着,车子里就炸开了锅,随即,惊叫声、斥骂声乱作一团洪刚心想:咋这么倒运,这叫啥货车,怎样后边还拉这么多人!再说坐在车后的这一伙人,正昏昏沉沉地睡着,遽然间天降一物,顿时被砸得不知所措,仰头一看,蓬布还露了个大洞,谁也猜不出这掉下来的会是什么东西,莫非是炸弹?不会啊,这太平盛世,哪会有这玩意儿?再仔细一听,掉下来的这东西还喘着气呢!洪刚吓得蜷缩在原地不敢出声,车上的所有人也都沉默寂静着,好一瞬间,才有人开口说了话:我翻开手机看看吧!这人一说话,洪刚立时吓得落花流水:哎哟,这不是二柱子的动静吗?没错,车上这一伙人,正是老米叔他们!正本,老米叔他们这十五个人,正本计划着本年继续留厂里加班的,安知计划赶不上改动,这天,老板俄然拿着一张报纸匆促来找老米叔,指着报纸上那一串字,一字一字地读给老米叔听报纸上刊登的是一次UFO作业,而发现UFO的当地,正是老米叔的村子牛栏山!作业巧的是,这老板是个UFO迷,而且迷得如痴如醉,《飞碟探求》这杂志,他都订了二十多年啦。老板很想亲自去一趟牛栏山,可岁末年初,脱不开身呀,他想,老米和这一帮农民工,都是最厚道的人,假设他们能拍到UFO的相片,一定是天底下最真实的!所以,老板暂时抉择每人多给一千元薪酬,让我们回家新年,并配发一个高性能相机让大伙带着。假设能拍到UFO的相片,新年往后,每人再多加一千元。返乡的车票难买,厂里就派了这辆货车,送他们回家。这一下,可把大伙乐坏了,唯有二柱子低着头,站在一旁不出声。这二柱子,自从开上这小车后,整天和老板的女儿呆在一起。尽管这有钱人家的女孩子生性刁蛮、极难伺候,可二柱子容颜英俊、一表人才,而且又十分厚道,逐渐的,老板的女儿竟然动了心,每天缠着,并严峻阻止二柱子接小米子的电话。有一天,老板的女儿对二柱子说:除了天上的星星、水里的月亮、外星人的UFO,其他我都可以给你。谁不想过好日子?关于出生穷山沟的二柱子来说,这可是一步登天的好机会呀,可是,二柱子想到了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小米子,他在两人之间徜徉着,犹豫不定。算了,仍是先回家吧,见了小米子再说。就这样,他也上了这辆货车。动死后,一路上大伙都在议论着UFO,现在,猛然间有一个活物出人意料,莫非真是外星人?这一下,大伙来了精力,不知是谁大叫一声:快,所以,乌黑之中有无数只手,不约而同地按住了洪刚!就在这时,手机一亮,二柱子大叫:洪刚!咋是你呢?嗨,闹了老半天,不是外星人,竟然是村里人!老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洪刚,你小子说实话,咋会跑到这车上来了?这时的洪刚,心里慌了,这大深夜的,跳到人家车里干吗?他得圆这个谎呀!这小子机伶,见刚才大伙把他当作外星人,一时间灵光乍现,立刻有了主意,这不,他正本就在发慌,现在要装紧张的姿势,那就更像了:可不得了啦,我我看见外星人啦洪刚这么一说,便有人应和:看来老板说的不假,老家真来了外星人啦!要紧关头做抉择的仍是老米叔,只见他大手一挥,决断指令道:当即下车拍摄,千万别让外星人走远了!车很快停了,这一拨人下了车,全都站在牛栏山边。天空中幽静一片,大伙四处张望,看得脖子都酸了,也没见动态。老米叔大声喝道:洪刚,你说的那个什么油欧呢?咋就鬼影子都没见?洪刚嗫嚅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大伙哄笑一片,眼看大话就要被拆穿,遽然有人大叫:快看,那个UFO来了!大伙猛俯首,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有一长串耀眼的亮点,在天空中忽高忽低地移动,那现象正如报纸上刊载的相片相同!老米叔大喊:拿相机,快拍摄!话音刚落,这一帮人手机加相机,咔嚓咔嚓,狂拍起来。洪刚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暗暗祷告:谢谢外星人!这时,二柱子走过来,低声问道:洪刚,你在想什么?洪刚和二柱子打小就是哥们,相互都知道对方对小米子的心思,洪刚点缀着自己紧张的神态,说:没什么,我在想着外星人的事。二柱子看了洪刚一眼,说:外星人?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洪刚一愣,说:你什么意思?二柱子冷笑一声,说:你刚才为啥跳到车里来?你不说,我也知道!洪刚踏上一步,眼睛瞪得像铜铃:别以为在城里呆了几天就了不起啦,怎样着,想着手?二柱子的神态显得很安静,说话也很峻峭:你知道,三年前我是在乡里的棉纱厂当司机的三年前,二柱子还没到姑苏开车,他在本乡一家棉纱厂当货车司机。一天晚上,二柱子开着装满了棉纱的车经过牛栏山,也是这么哧溜一声,有人跳到了车里,二柱子初步没发现,后来发觉有动态,而且从后视镜里看到有人将几袋棉纱扔下了车,仔细一看,很快发现那人就是洪刚这事二柱子没有张扬,更没告诉小米子。现在,见洪刚旧习不改,把别人都当傻子,二柱子再也按捺不住,便竹筒倒豆子,说了这段往事。这一下,洪刚的脸上可挂不住了,对情敌的恼怒、对对手日子境遇的吃醋、对小米子的痴爱,使洪刚怒上心头,他攥紧拳头,扑了以前刚好在这一刻,二柱子的手机响了,他连连撤离,避开了洪刚,拿出手机一看,竟是小米子,小米子在电话里说:二柱子,还记得你早年教我做过的孔明灯吗?你给我说过,它代表思念和祝愿,所以我就常常教班里的孩子们做。我告诉他们,只需在做这灯时,在心里默念一千遍爸爸妈妈,他们就会听到,就能看到,就会回来上一年一年,我们做了许多灯,可是你一盏也没看到,今天这灯又飞起来了,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在心里,是念了你一千零一遍的电话里,小米子哭了,而二柱子心里那点对老板女儿的不幸欲念,早已瞬间崩塌。他抬起头来,看着夜空中那些闪亮发光的UFO,心里一瞬间理解了:这哪里是UFO,这是小米子和她班里那十三个孩子放的孔明灯啊此时,身边的世人还在为天上的UFO激动着,二柱子拿着手机,躲开了大伙,小声说:小米子,我看到了,我看到你放的孔明灯了!小米子听了,有些愤慨:二柱子也会哄人了,你在姑苏,哪里看得到?小米子,不骗你,我真的看到了!你若是看到了,你能告诉我,现在天上有多少盏孔明灯吗?二柱子昂首望天,认真地数着:一、二、三十五盏,怎样会十五盏呢?小米子在那儿香甜地笑了:我放了两盏,一盏是我的,一盏是你的你真是看到了,你一定在山那儿,我的二柱子永久不会哄人!小米子说到这儿,就害臊地挂了电话。二柱子走到正在拍摄的老米叔跟前,一叠声地笑着,说:老米叔,你帮我多拍几张!老米叔很惊奇:你要这玩意干吗?二柱子笑得合不上嘴:我也要藏着这UFO,做纪念呗!说话间,身边早已不见了洪刚,刚才二柱子和小米子通电话时,他全听到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