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绿茶或白茶、黑茶

  • 时间:
  • 浏览:97

  陆羽《茶经》中只说到焙茶,按其工艺算,也就是红茶或许岩茶之类,并没有说到其它的茶,比如绿茶、白茶或许黑茶,不能算是全面的一本茶书。有关茶的道道许多,光说那个实在没有啥意思。偏我就是个十足的茶痴,多年烹泉煮茗的履历让我颇多感受,不妨在这里说说也好。红茶,算起来前史久远。北红茶,当以祁门红为正宗,南红茶,当以武夷岩茶为正宗。北红茶我不算了解,就不谈了,南红茶却颇熟稔。武夷岩茶,按名字意解就是长在武夷山岩上的茶,这茶却有许多长处,陆羽《茶经》里说:茶者,南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其树如瓜芦,叶如栀子,花如白蔷薇,实如拼榈,叶如丁香,根如胡桃。其字或从草,或从木,或草木并。其名一曰茶,二曰槚,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其地:上者生烂石,中者生栎壤,下者生黄土。武夷山为丹霞地质地貌,红砂岩质脆,易风化,成为烂石,这土不黏不腻,透水性好,而且吸附杂质。使水清漉。武夷山还多云雾,这两个条件注定了武夷茶的质量。武夷茶一般是八成发酵,或称乌龙茶,茶叶条索比较原始而粗糙,漆黑如龙蛇状,人壶中冲泡多时,那叶并不全舒翻开,成漆黑的一堆。武夷山人喜欢喝这种茶,消食去腻,是好茶。那里水质也好,碧绿色,是天水的一种。武夷茶还有一种叫正山小种据说是英国皇家的标准茶饮,利普顿和锡兰红当和它相似,这种红茶茶色纯红,如威士忌酒色,有桂圆香味。另一种是嫩茶尖做成的红茶。叫金俊眉,茶味和正山小种相仿。武夷茶要用黑釉茶盏泡饮,方有滋味,建阳的兔毫盏就是黑釉陶,姿势古拙,是宋代的茶盏样式。底窄上宽,成锥形,姿势甚是厚道质朴。不过,武夷岩茶烟火气较重,外地人不太习气,特别是江浙沪一带的人。不是寻常意义的茶了。那滋味是履历江湖的老辣味,倘若硬将它和女人比,那这就是中年以上的女人味了。绿茶不行,绿茶是什么?绿茶是刚冒出的嫩尖尖。刚长出来的茶,形体没有全发育齐呢,就炮烙为茶,多少有点残酷。这茶却应了江浙沪人的性格,淡而好雅,很抱歉我刚才的所作所为攻略教程。男人味不太足,阴气多了几成。男人都将话讲得妩媚的当地,能喝得下粗茶大碗么?那里的男人虚弱清秀,女人水做的相同妩媚,绿茶正合他们的口味。绿茶是开春时的劳什子,春天,江南淡成一幅水墨画,那天是沆瀣的,雨也细若蚕丝,若有若无地飘着,没有脾气。茶山上,染出一层绿晕,采得来,当场就入鼎镬炮烙成茶,还带着几分青涩气,那壶有讲究:紫砂的,壶盖有讲究,一个圆圆的盖,形如女人的乳房,壶身浑圆细腻,娇若无力。堆云积雪一鸡头肉。男人擎着这么一把壶,招摇过市。游手好闲。想当年。唐伯虎等人是否也是如此喝茶?绿茶淡而清,那滋味刚刚发出来,是十来岁少女的滋味,只是这茶不太适宜拿惯云板铁券唱大江东去的汉子喝,恐怕喝久了,体内的男性荷尔蒙要消减七八分,充了江南式的妩媚容貌,岂不烧琴煮鹤?更南一点的当地。比如在福建,就变个通,将绿茶的味和乌龙茶的叶形(较粗大豪犷)有机地结合了一下,做成了铁观音,那茶叶搓成粒状,浑绿得心爱,碧绿无比,泡出来的茶味自然是绿茶不能比较的,但比起武夷岩茶来,却又娇嫩了许多,这茶味浓酽而不失老到。这就不是寻常嫩青的小女娃子可比了,这是结了婚的少妇,大胆,老辣,却还带着几分童贞的娇媚态。所以,现在是南北通吃,大行其道。是不无道理的,我国男人么,就是喜欢吃这种滋味的女人,南北的性格都兼顾着点,做一个商人,假设连这一点都吃不透,那就算是失利的商人了。白茶是茶的一种噱头,无非是茶的色比较较特别了一点,那茶叶背带着许多白色的绒毛,茶的产地特别或许茶的品种的确产生了某种变异,出来这种茶,也不乖僻。偏偏让人炒作得价比黄金,那茶我品过,滋味寻常,比绿茶更淡些,汤色更清更白,简直可照见清风明月。这种茶其实应该是和释教有关的禅茶或许茶道的最佳品。

  。只是数量稀少,不多见,失去了在佛门禅院静修的机遇,算是一种怅惘。黑茶就是滇茶,一般算是普洱茶,滇茶长在海拔一两千米的高原上,那茶也就长得不那么讲究了,像树相同长着的滇茶,出不来江浙的细嫩绿茶,滇茶一长出来,就长枝带梗,叶芽也大出许多,简直像野草相同粗犷。茶农们也不讲究茶的品相,堆在一起,风干,压成饼,或许蒸熟,再随意挂在什么当地晾干风化上数年十数年数十年。那简直还能算是茶么?算!这茶还不是寻常的好茶,滇藏公路注册之前,有条茶马古道,马帮子让马驮着用竹笼扎成的茶砖茶饼往西藏去,一路上,那马出汗不止,竹笋鞘包扎的茶饼哪能封得紧呢。滋味全进了茶饼中,所以,现在,上等的普洱喝起来都有股子马臊味,那就是好普洱茶了。数年前在广东呆过。那里的老板都喜欢此物,论泡茶的功夫,广东佬算是半桶水,或许说根柢不明白茶道(潮州不算在列)。他们喝早茶,其实就是吃早点,时间多了点,在那茶肆里扯淡就是一上午,那里闹哄哄的,像个菜市场,再说那茶,简直就是废物茶,滋味全不是茶的滋味了,不伦不类。却一个个喝得十分尽兴。我是喝矿泉水吃早茶的一个外乡佬,他们笑说:福建佬就是不明白得日子。此话听起来让我好笑。他们也弄来一套茶具,却是功夫茶的茶具,有点附庸风雅之嫌。普洱茶是煮出来的喝的,不是泡出来喝的,这是最少的常识,洋相出大了。你想想,那些西藏的牧民,处处放牧,哪里会带着什么茶具在身?支起铜壶,放人一块茶砖,加满水,呼呼一烧,一满壶,还要打上奶,做成奶茶,寻常在家里,也是将普洱茶块放进壶中和水一起烧,烧出来的茶色近乎黑色。看一眼就会让你吓一跳。好在回到联赛赛场,球队重回找回自攻略教程这才是正宗的普洱茶饮法。大叶青和生普洱吃起来,就不是正宗的熟普洱滋味了,而且还伤脾胃。某日,在一茶肆里遇见一江西女孩,正是茶博士,此人颇懂得茶,就聊得十分投机。跟着兴起,她翻出一块吃得所剩无几的陈年老普洱。她特别交待,是1973年的饼,正是她出生的那年。我十分激动,倘不是遇得真知。哪舍得泡如此好茶?我肃然穆立,见其冲泡,洗沥数遍后,那块茶总算散开了,茶色是陈年的葡萄酒色,极为美丽绝伦!茶味淡而清,有一股子时间的滋味,是啊,贮得好久,哪能不沾着点年月的滋味?我是长沥长叹,敬若仙琼。茶往后,见此女年纪轻轻,却颇多圆滑,对人世万物了然于胸,不是寻常嫩青女孩可比,这或许真是得茶中三昧者?经过谈天,得知,她是江西南昌人,她说,不喜欢广东的浮躁,仍是喜欢江南的恬淡日子,小天地、有山,有水,有绿茶园。人生如长行,路上能遇见这么个神仙般精灵的女孩,真是前辈子的造化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