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大点事儿就让总统下台

  • 时间:
  • 浏览:120

  德国总统辞去职务了。原因如下:第一,他让他的有钱朋友为他的豪华假期出了钱;第二,他乘坐了比他预订的飞机舱位更高等级的座位,但没有加钱;第三,他买车的时分打了个折;第四,当州长时,为了买房子,他接受了一笔低息告贷;第五,当媒体想报道第四件事时,他亲自打电话给修正,挟制对方不要报道。基本上就是这些,没有更多的了。2月17日,在妻子贝蒂娜的陪同下,武尔夫在总统府宣告简略辞去职务声明。任职期间,我犯过差错,但我一贯诚笃。他说。德国历史上最年青的国家元首,就这样结束了自己不到两年的总统任期。有人所以问:难道这些小小细节,不都是可以宽恕的罪行吗?管不住媒体的总统2011年12月13日,德国《图片报》爆出了总统武尔夫的告贷门丑闻。据《图片报》报道,2008年,时任下萨克森州州长的武尔夫从老友企业家格尔根斯的夫人手中告贷50万欧元(约合415万公民币),用来购买位于汉诺威郊外的布尔克韦德的一处房产,两头商定告贷利率为4%,低于当时银行约5%的告贷利率。2010年2月,武尔夫在下萨克森州州议会接受质询时没有主动提及这笔私家告贷,仅标明他在以前的十年中同格尔根斯的企业或许参股公司并没有任何事务交游。同年3月,武尔夫以更低的利率从斯图加特一家银行获得告贷,还清了格尔根斯夫人的私家告贷。武尔夫爱人圣诞节赴美国佛罗里达州度假,都住在格尔根斯的别墅里。工作曝光几日后,武尔夫打破沉默寂静,以一封揭穿信对此作出说明。他招认当年在接受议会质询时没有说出全部底细是一个差错。此后,他揭穿了自己的购房告贷资料,并将其存放在一家律师事务所供全部媒体随时查看。可是,这一举动并没让工作就此暂停。本年1月2日,《图片报》再爆猛料,继告贷门后又抛出威吓门,将武尔夫的丑闻面向高潮。据报道,正本,当时在国外出访的武尔夫得知告贷门报道行将出炉,曾亲自致电《图片报》总编迪克曼。不巧的是,迪克曼彼时也在纽约出差,武尔夫在其语音信箱留言:我对你报记者有关购房告贷的查询标明愤怒,并挟制说,担任的修正行将承担司法成果。他还说,倘若报道仍旧宣告,将与《图片报》所属的施普林格出版社彻底断绝关系。他称,这是一个无法信任的故事,是一场战争,超过了极限。不仅如此,武尔夫还致电施普林格董事会主席多普夫讷,希望他能给《图片报》总编迪克曼施加一些影响。多普夫讷当时简略地回答说,他不想干与修正部的事务。这不是武尔夫榜初度妄图阻遏媒体报道,此前早有前科。上一年6月,武尔夫传闻曾妄图说服德国《世界报周日版》吊销一篇有关其同父异母妹妹的新闻稿。一个口头上招认、却不尊重新闻自由的人,是一位差错的总统媒体雨后春笋的报道、德国民众对政治人物的道德洁癖,最终将这位春风得意的政治人物拉下了马。告贷门一经曝光,旋即成为德国干流媒体的头条。德国《明镜》周刊以武尔夫的相片为封面,并附有差错的总统的标题,德国《周末画报》则以武尔夫摇晃了为题,并用粗体侧重。德国民众议论的焦点也越来越会合在政治家的行为准则上。民众遍及认为,政治家有必要一尘不染,联邦总统更是应当成为国民的典范。还有人指出,作为州长和总统,武尔夫不可与有钱人的圈子走得太近,政治家要光明磊落,谨言慎行,不可贪小。假设说告贷门尚在可以忍受的极限内的话,威吓门则彻底点着了各界的心境,武尔夫一时刻成了过街老鼠。反对党、媒体以及群众口诛笔伐,纷乱呼吁他下台。德国《世界报》责怪武尔夫,一位联邦总统,以简明的言辞宣扬新闻自由,却在要害的时刻把它践踏在脚下。在一个揭穿的社会中,可以想见,这是错位的。《南德意志报》也在同一天宣告议论:总统的正式权力在宪法中遭到严峻的捆绑,也正因如此,总统的声威和可信度取决于他的言行。一个口头上招认、却并不尊重新闻自由的人,是一位差错的总统。社民党议会党团副主席海勒标明,假设联邦总统真的以这种办法检验阻遏批评性报道,那将是不值得尊敬的。绿党联邦事务担任人莱姆克说:这不是一件积德行善,不论作为个人仍是他总统的职务,都会遭到损害。方位显要的人有必要接受对他们的批评性报道,这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德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在一份声明中说,国家元首应该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一点。1月7日,数百名德国民众更是集合在总统府门前示威,他们手举鞋子高喊总统先生,送您一只鞋,要求武尔夫下台。民主政体不会容许他这种孩子气的行为面对媒体与群众的步步紧逼,无法之下,武尔夫接受了德国电视一台和二台的联合电视采访。在采访中,他首要对自己早年致电《图片报》总编一事抱愧,称这是一个很严重的差错。一同,武尔夫也希望媒体和民众能了解他的行为。当时他正忙于出访的行程,自己也不在德国,遽然发现有人拿他的私事做文章,所以很愤慨,他希望报社可以更清楚地查询后再进行报道。我要求把这篇报道推迟一天刊登,这样我们就可以谈论这件事,让报道准确无误。他说自己并没有想用手中的职权去阻遏《图片报》进行报道。但这些表态并未将他从窘境中解救出来。

  。德国汉诺威检察院2月16日宣告,现已向联邦议院提出申请,以涉嫌接受商人供应的长处为由,要求吊销总统武尔夫的豁免权。这是德国历史上初度有总统被检察机关要求吊销司法豁免权。武尔夫总算扛不住了。在武尔夫辞去职务往后,人们关于此事的喜好依然未减。难道这些小小细节,不都是可以宽恕的罪行吗?德国《明镜》周刊宣告的文章说,有人对媒体对这些问题的报道感到讨厌。甚至还有人认为,实在的丑闻不是他的行为,而是媒体抉择抓获到这个故事。但在接下来的论说中,《明镜》周刊话锋一转道:并非如此。丑闻就是细节的累积。该文说,全部细节形成了一个图画,闪现了武尔夫的三个特征:装腔作势、进步自我、自贬身价。这些特征,在民主国家中是违背公民对政治家的期许的。德国民众对总统的要求更是很高。总统成为德国的打折国王,也是不适宜的。在民主国家,公职官员应该由公民的代表捆绑,不是特权人群。《明镜》写道,民主政体不会容许他这种孩子气的行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