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在水上

  • 时间:
  • 浏览:198

  这辈子见过许多乖僻的事,总算到了见怪不怪的年岁,可仅有这件事,盘绕心头多年不散。那是2005年9月,我应邀参加爱尔兰科克市国际短篇小说节。这是一次意外的收成。科克市和上海市结成姐妹城市,文学节上他们想找一个懂点英语的上海作家参加,可是他们对上海作家一无所知。文学中心负责人考特先生忧虑了,他在网上搜到我,也不管我是好人坏人,一份聘请发了过来。我在惊奇不安与振作激动中办好悉数手续,匆促成行。经过一个星期的朗读谈论、欣赏访谈、市长接见,颁奖宴会,夸姣的文学节落下帷幕。我收拾行李准备回国。时间还早,我走出旅馆想再看看这座美丽的城市,作业发生了。那是星期天的清晨,一片安静。天空飘过几朵雨云,稀稀落落洒下几点雨滴。然后,初升的太阳从东边云层斜射出来,一道道金赤色的光,把整个城市装修得精巧典雅。这座城市有许多座桥,圣帕特里克是爱尔兰的守护神,爱尔兰的国庆就叫圣帕特里克节。桥总是架在水上。桥下是离河,英文是RiverLee,我就译作离河。离河活动过科克市区,绕个弯,穿越城市的另一半,幽幽离去。今天我也将离去。这座文学的城市,让一个行将离去的文学爱好者心中有些离愁。我站在桥栏旁,看清澈的河水在桥下渐渐活动。全国际都相同,星期天的早晨城市醒得很晚,桥上没有行人,桥中心的栏杆下躺着个流浪汉。这几天,我每天从桥上走过,总能看见他蜷缩在这儿,行人不时给他一点钱。考特先生告诉我,一些东欧和中东的不合法移民流落到这儿,他们没有身份,不能找作业,城市供应了庇护所。可是,眼前这个人,为什么甘心睡在桥上而不去庇护所呢?一辆赤色小轿车出现在河对岸空荡荡的街上,停在桥头边。车门开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从车里跑了出来,后边是一位中年妇女。在安静的清晨,冒出三个鲜活的人儿,格外亲近。小男孩6岁容貌,米黄T恤背带裤;女孩小一些,牛仔短裙白色连裤袜;女人白衬衫,深蓝色长裙,粉红围巾。孩子们朝桥上跑来,女人站在桥头张望。两个孩子手里各抱一个纸袋,奔到流浪的男人身旁站住。先生。男孩女孩异口同声说。早上好!男人翻了个身,坐了起来,靠在桥栏上。他头发疏松,胡子拉碴,深色的夹克衫满是污迹,裤脚湿漉漉的。这是你的早餐!男孩把手里的纸包递以前。这是你的苹果!女孩把手里的纸包也递了以前。谢谢你们!流浪男人感谢地接了以前,放在身旁的地上。女孩双手撑在膝盖上:先生,你吃吧,我妈妈做的三明治,热的!流浪男人疲倦地说:很怅惘,昨天晚上我发烧了,还不想吃,谢谢你妈妈,我必定会吃的。男人的英语有些生硬。女孩说,哦,我发烧的时分,也不想吃饭,只吃果汁,你要果汁吗?男人急忙摆摆手,不,不!我不能老盯着他们看,这是不礼貌的。可是我克制不住自己的猎奇,站在桥栏边,伪装欣赏河上的风光,耳朵一字不漏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先生,男孩问,你为什么睡在这儿呢?我没有房子。女孩马上说:你可以住到我们家去,我们家有房子。谢谢你,可是,我不能住到你家去。为什么呢?女孩很惊奇。那不是我的家,每个人应该住自己的家。那么,你的家在哪里呢?男孩问。我的家在罗马尼亚,我家的房子被激流冲掉了,我没有家!男孩和女孩沉默寂静了。过了会儿,女孩问,先生,我能不能抱抱你呢?不,不不,男人慌张地缩了缩身子,垂头看看肮脏的衣服,我良久没有洗澡了话还没说完,女孩伸出纤细的胳膊,绕住流浪男人的脖子,男人犹疑了一下,紧紧地抱住了女孩。随即,男孩也扑以前,三个人紧紧拥抱。我的眼睛湿润了,我一动也不敢动,怕扰了桥上这无比温馨的一幕。可是我的心里正掀起大风大浪。我问自己,我会让自己的孩子去拥抱一个肮脏的发过烧的流浪汉吗?我知道,我是甘心给钱给物也不愿让孩子这样做的。我用眼角瞭望对面桥头的母亲,她依然站立在那里,粉红的围巾飘动。我能和你玩一会儿吗?一转眼,女孩现已坐到流浪男人的膝盖上,像自家亲人相同。流浪男人激动得动静发颤:我怕是感冒了,会传给你的。女孩说,不要紧的,我打过感冒预防针。流浪男人说,可是,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玩呀。我有玩具!男孩从自己裤子口袋里掏出一辆掌心大小的玩具轿车,递给流浪男人。男人接以前,看了看,他往地上一收一放,小轿车呼啦一下滑了出去。男人笑了,我在家里和儿子玩过这种发条的轿车,比赛谁滑得更远。女孩说:那我和你比赛?好!流浪男人说。小男孩追以前,把轿车拿了回来。三个人一起趴在桥上玩了起来。咯咯咯的笑声在空气里轰动,传得很远。天空越来越晴朗,太阳升高了。桥头的母亲抬手看了看手表,喊道:孩子们,时间到了,该走啦!两个孩子依依不舍站起来,和流浪男人挥手说再见。可是纷歧会儿,两个孩子再次飞奔而来,每人给流浪男人手里放了一张纸币。女孩说,妈妈说了,谢谢你陪我们玩得那么快乐!男孩说,谢谢你让我们有这样快乐的早晨!谢谢你们,我也十分快乐。坐在地上的男人扒着栏杆摇晃着站起来,他伛偻着身子,不停地挥手,谢谢,谢谢,告诉你妈妈,这是我来到爱尔兰最快乐的一天!我依然凝立,心潮起伏。桥下活动的水,像我们的日子,每天相同;可是桥上这感人的一幕,让我置身天堂,怎样也安静不下来。这朗朗的天空,这清澈的河水,这圣帕特瑞克桥,这天使般的男孩女孩,是天堂里的现象啊。桥总是在水上。人工了桥,才得以穿越。可是,我的桥呢,在哪里?我缓过神来,走以前,给了流浪男人10欧元。我说我都看到了,我很感动。男人正在流泪,他说他有5个孩子,他们都在罗马尼亚亲戚家住着,等他打工赚钱寄回去。可是他没有身份不能打工,只能天天在桥上乞讨,昨晚发烧了,头痛欲裂,他曾想从桥下一跃而下,可是今天,天主派这两个孩子带信来,让他必定要活下去脱离圣帕特里克桥,人多了起来,美丽的科克醒了。人们穿戴整齐,纷乱向圣彼得保罗大教堂走去。爱尔兰是天主教国家。考特先生说:一个实在天主的孩子,在周日安息日不做自己的私事,不说自己的私话,专心伺候天主,读圣经,与主挨近。教堂前面的马路上,停了许多轿车。一抹赤色在眼前一闪,刚才桥边那辆赤色轿车,赫然停在那里。教堂的钟动静起,悦耳而严肃。弥撒开端了。我听见唱诗班的歌声,好听极了。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