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名师的夫人们

  • 时间:
  • 浏览:195

  苦难风流抗战爆发前的清华园,在清华子弟的回想中,许多当地草高林密,灯影稀疏,夏夜里蝉鸣蛙叫,孩子们或上树粘知了,布满田园野趣。可是,日寇侵犯,山河变色,清华与北大、南开大学一道撤退到大后方,组成西南联大。八年抗战中,西南联大弦歌不辍,教育与科研不但没有间断,反而获得许多效果。这反面,教授夫人们的贡献非同小可。抗战晚期的1943年,物价飞涨,为了改善家庭开支绰绰有余的形势,校长梅贻琦的夫人韩咏华、潘光旦教授夫人赵瑞云、袁复礼教授夫人廖家珊,协作出产小食品出售。三人的分工是这样的:米粉、食用色素等材料由赵瑞云经办,廖家珊家为作坊,韩咏华担任出售,她拎着篮子到廖家取货,视出售情况,每周一两次送到冠生园食品店寄卖。她们把产品起名为定胜糕,喻抗战必定成功之意。西南联大土木工程系教授吴柳生的夫人陈涤,出生于杭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其父早年留学日本,回国下一任杭州法院院长。陈涤极有绘画天资,父亲常常带她向名家学画。西南联大年月,陈涤从一个娇妻灵敏成长为能吃苦耐劳、锦心绣口的母亲。为了省钱,孩子们的衣服都是陈涤自己做的,她学会了纳鞋底、做鞋子。当时,教授夫人们都在想办法帮先生挣钱。陈涤想到了做童装,自己规划,自己制造,然后拿到店中寄卖。因为家中有三个女儿,吴柳生将童装命名为三姐妹牌,还刻了印章。三姐妹童装规划新颖别致,求过于供,大大改善了全家的经济情况。清华工学院创始者顾毓琇在抗战爆发后出任国民政府教育部次长,身居上层,但清凉自守,加之子女较多,家境相同严峻。他的妻子王婉靖身世书香世家,是王羲之第67世女孙。她克勤克俭,不但种菜、莳花、种玉米,然而,院主却不信这个邪娱乐八卦。还养鸡、养鸭、养羊、养猪以补助家用!从美国斯坦福大学获得心理学学士、硕士及哲学博士学位的周先庚,1931年到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任教授时只需28岁。他的妻子郑芳,身世于江苏盛泽镇出名的郑氏家族,毕业于燕京大学,中英文水平俱佳。西南联大时期,郑芳很快就闪现出了文武全才。当时,生了孩子后的她没有奶水,为了保证几个孩子的营养,郑芳在胜因寺外的一家农户寄养了一只母羊,周家的几个孩子都是喝羊奶长大的。从1944年初步,郑芳给报刊写稿,主题会合在婚恋、家庭及儿童体裁上,在当时颇受好评,稿费则补助了家用。令人惊叹的是,苦难不但没有击垮教授夫人们,相反,她们都是相夫教子的能手,且广泛都有一手好针线活。1949年从芝加哥大学获得气候学博士学位的谢义柄,早年毕业于西南联大气候系,回国下一任清华大学气候系副教授。其妻李孝芳,1940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后在芝加哥大学攻读土壤地理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在清华大学任教。在美国读书时,李孝芳用第一个月的奖学金买了一架电动缝纫机,用它做了许多衣服,她在硕士毕业典礼上穿的白色长纱裙,就是自己做的。一家人的衣裤,包括窗布和被里,都出自其手。孩子们回想说,母亲是持家能手,家中向来不缺吃、穿和用的东西,即便在物资匮乏时期,谢家也有萝卜、白菜馅饼或团子吃。像李孝芳这样的持家能手,在教授夫人中举目皆是。低学历者的奇情学历低的教授夫人相同不乏荣耀,甚至更富奇情。20世纪20年代,杨振宁的父亲杨武之先后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数学系、芝加哥大学数学系获得学士、硕士及博士学位。当时,五四新思潮冲击正劲,许多留洋归来的人都毁掉了幼时父母给订下的婚约。杨武之在美国时,妻子罗孟华带着杨振宁住在合肥。她是旧式女子,只念过几年私塾。在住处的不远处,有一间天主教堂,里面的修女都是终身不成婚或被老公丢掉的女人,合肥话管这种情况叫吃教。罗孟华现已打听了,可以带孩子进教堂修道。她的打算是,假设杨武之回国后丢掉她和孩子,她就带杨振宁去天主教堂吃教。可是,回国后的杨武之,虽历任西南联大数学系主任、清华大学数学系主任等职,但并没有丢掉嫡妻。这位文化程度很低的母亲,是杨振宁终身最亲爱的人。杨振宁在西南联大的老友、出名艺术家熊秉明在回想中说,杨振宁终身对母亲爱情至为深重,非比寻常。

  。他说,1992年夏,南开大学为杨振宁70岁生日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会。在现场,杨振宁叙述自己的生平,并配以幻灯片,还回想起年少、小学、中学和大学的往事,回想起抗战时期的艰苦年月。当说到母亲时,杨振宁的动静俄然哽咽了。在清华园中,杨武之伙伴的妻子,大多是大学毕业,甚至留过洋。尽管杨武之待她很好,但罗孟华压力很大,她唐塞的办法很简单:竭力把家管好,少去交际,不去打牌。一两年后,罗孟华在清华园中有了治家规整有方的声誉。杨武之在回想妻子的文章中写过一个细节:有一次,他去学校打网球,而杨振宁上学去了。学校校工来通知杨武之开会,效果罗孟华只记住开会的地址,忘记了开会的时间,杨武之很不高兴,抱怨妻子文化程度低。事过几天后,杨武之发现妻子曾用牙齿咬手臂直到出血。他很吃惊,问询之下,妻子说自己恨父母家穷,没有钱供她读书,使她得不到受教育的机遇。这使杨武之遭到很大颤动。其实在他心中,妻子刚烈而有毅力,极能吃苦耐劳,是自己比不上的。杨武之比不上自己文化程度很低的妻子的当地,不只是毅力、质量,还有其他。《书边恩仇录》一书的作者胡文辉在书中曾引用杨振宁写的《父亲与我》,里面的细节耐人寻味。说的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留在大陆的父亲带着统战任务几回出国跟他碰头,终究一次,父亲说:新中国使中国人实在站起来了,早年不会做一根针,今天可以制造轿车和飞机;早年常常有水灾旱灾,动辄死去几百万人,今天完全没有了;早年文盲遍野,今天至少城市里面全部小孩都能上学;早年今天都是形势一片大好的套话。效果,母亲打断了觉悟高的父亲的话头:你不要专讲这些。我摸黑起来往不断买豆腐,排队排了3个钟头,却只能买到两块不规整的,有什么好?熊秉明说,杨振宁的母亲浸在现实生活中,或许可以说生存在寒暖饥饱的层面上。与杨振宁父亲偏于冷静的训导说话不同,51La娱乐八卦,关于社会,她自有明晰的见地和判别。让熊秉明惊奇的一件事是,600页的《杨振宁论文选集》,杨振宁在扉页上亲笔题了4个汉字:献给母亲。皎白的版面上只印着这几个黑字,十分耀眼。他为何不献给身为数学家的父亲,而献给母亲呢?熊秉明的结论是:这是归于生命的事,不待分析的。清华名师的夫人们,每个人都是一本书。她们的命运与老公紧紧系在一起,更与国运息息相关。可贵的是,在文革中,这些夫人广泛无畏地与受难的老公站在一起,她们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沈天摘自《经济观察报》2014年6月9日)

猜你喜欢